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技术的工程伦理分析:以电影《头号玩家》为例

CSDN话题挑战赛第2期
参赛话题:人工智能的【能】与【不能】

*人工智能已经迎来第三次浪潮,一方面,人工智能已经应用于社会的方方面面,并日益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存在着局限性以及争议。

本文聚焦于人工智能的一个争议点:人工智能的工程伦理问题,以电影《头号文件》为例,分析技术可能带来的工程伦理问题,与技术开发人员应有的思考。

背景

《头号玩家》是一部2018年上映的、由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执导的科幻电影,构造了一个未来的人们逃避现实、沉醉虚拟世界的时代背景,由此深刻地讨论了虚拟现实等技术带来的一系列伦理问题。

故事是这样的:人们将VR游戏“绿洲”作为精神寄托,这一虚拟的VR游戏宇宙成为了全世界的潮流。不论一个人在现实中贫穷还是富有,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都有公平的机会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绿洲”的创始人、完美主义者哈利迪将毕生的财产留到了游戏里,任何获得三把钥匙的玩家都可以获得他的全部财产以及对“绿洲”的拥有权,这引发了全世界范围内的激烈竞争,由此引发了一系列伦理问题。一家名为IOI的、绿洲的竞争公司为了能够控制绿洲,甚至大量雇佣劳工争夺能够取得财产的钥匙,并在现实中通过其强大的财力,大力打压游戏中的头号玩家。男主人公凭借着对游戏的极高天赋以及对其设计者的深入了解,与女主角一行合作,一步一步解开游戏谜题,最终取得了三把钥匙。他们发现,那些游戏中的谜题,其实都是哈利迪对现实、对自我的反思。

技术分析

下面让我们从工程伦理的角度分析这部影片。在电影《头号玩家》中,核心的技术是网络通信技术与虚拟现实技术。虽然是科幻电影,但事实上,这些技术在现在也已经被广泛应用,因此我们的讨论不仅仅是针对于电影本身,更是由电影内容出发,广泛地讨论现实中的虚拟现实技术带来的工程伦理问题。

个人评论

电影中的启示

总的来看,《头号玩家》主要探讨了虚拟与现实的分界,这首先是一个媒介成瘾的伦理问题。在我们的现实中,虽然已经有非常多的虚拟现实游戏,但是由于通信技术与处理器技术的不成熟,虚拟现实的拟真程度还远远不够,因此还没有出现VR的高峰。5G的通信难以支撑起足够低延迟、高负荷的游戏过程中的网络传输,同时目前的处理器的运算能力对于图像与视频的处理能力同样使得“绿洲”一般的虚拟世界可望不可及,因此在当前的社会还没有“媒介成瘾”。但必须指出的是,随着各方面技术的发展,并根据商业趋利的本质来看,今后的某一天必然出现类似于电影中的“绿洲”一样的虚拟宇宙,我们可以从电影中的一些情节对成瘾问题进行探讨。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开发这款游戏的公司。但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游戏开发者哈利迪的初心是向善的,他并不愿意在游戏中加入太多的条条框框,他不愿将自己的理想国沦为赚钱的工具,这些在他设置的谜题中都有所体现。不可否认的是,作为技术的开发者,必须要对技术可能造成的伦理问题充分权衡、充分负责。

电影中的IOI公司才是更应该被批评的对象,他们更应该为工程伦理问题负责。同样作为开发公司,没有负好应该负的责任。他们仅仅想着怎样获得更高的利益,比如怎样投放广告、怎样让人更加上瘾。哈利迪曾和他的同伴讨论过游戏本身与规则的关系,这一部分非常精彩地揭示了我们在发展工程的同时也要“倒退”一下——回顾发展工业科技的初衷。随着游戏越做越大、用户越来越多,不可避免地要引入越来越多的商业内容,但毫无疑问,要有个度。

现实中开发者应有的思考

我们由电影回到现实,来看一下现实中的启示。以虚拟现实技术为例,作为技术的开发者,我们必须对这一技术在各方面带来的负向价值进行充分的评估,重视一项新技术可能对人的身心健康带来的负面影响。在这一技术中,开发人员应被建议掌握虚拟现实技术的负向价值的消解原则,自觉承担作品可能带来负面的伦理问题的责任,包括但不限于:

  • 用户的成瘾问题(游戏机制是否过于易于上瘾并且是否考虑了防沉迷机制)
  • 隐私保护问题(用户的个人数据是否是安全的、私密的)
  • 工程开发的质量问题(是否在开发方面投入了足够多的人力物力而不是销售方面,是否进行了足够的测试之后才投入市场)
  • 追逐利益与负好社会责任的平衡问题(比如为了追求利益加入广告,但广告的审核同样需要负责)

参考文献

[1] 头号玩家[EB/OL]//百度百科. [2022-04-21].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4%B4%E5%8F%B7%E7%8E%A9%E5%AE%B6/22040855?fr=aladdin.
[2] 吴彩云. 《头号玩家》:解读后工业视域下的价值迷失[J]. 电影文学, 2019(06): 97-99. [3] 任丰雪.
《头号玩家》中虚拟现实的应用研究[J]. 喜剧世界(下半月), 2020(09): 77-78. [4] 苏月奂.
《头号玩家》的伦理维度解读[J/OL]. 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9, 64(02): 140-146.
DOI:10.16456/j.cnki.1001-5973.2019.02.013. [5] 徐鹏.
虚拟现实技术使用的负向价值研究[D/OL]. 成都理工大学, 2018[2022-04-21].
https://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aspx?dbcode=CMFD&dbname=CMFD201901&filename=1018265123.nh&uniplatform=NZKPT&v=Tvz_PE7YN7-ZWFj-ObaaegK2BaLJcFbXhPLNtCHHcHNmU38bO4nuTe0G9lO1l2Dw.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