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再来一次,你还会选择互联网么?

现在互联网的就业环境,大家都在感受着一股寒意。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身边悲观的声音越来越多了。

软件开发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选择互联网吗?

人工智能(AI)和区块链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跟大家聊聊一个我朋友的故事。

Python笔记

文本挖掘

他从学渣到大厂程序员,百万粉丝博主,到换行换岗,职场受挫,又在寒冬完成了自我救赎。

vs离线安装

希望大家能从他平凡的故事收获一丝力量。

hadoop

上大学前他并不清楚程序员这个行业到底是做什么的,在他的理解里,程序员就是电影里那样带着面具,坐在电脑前敲着代码无所不能。

非对称加密

堂姐是他现实生活中认识的第一个程序员,大概是零几年的时候,姐姐的收入刷新了他对程序员薪资的认知。

mmsegmentation

他觉得这份工作太酷了!对,工资更酷!

java基础

于是填报志愿的时候他选择了向钱看齐,他选择计算机技术,顺利的录取上了一所还不错的学校。

文件读写

像大多数人一样,经历了漫长的高三,父母的管教,在大一他彻底放飞自我。

IC验证

他没能学上电影里的黑客技术,但是买了一个面具,写代码的时候装一下哔。

IT

UI界面

打游戏、踢球、谈恋爱成了他生活的主旋律。

流程图

那时候,他每个月的生活费有800多,省吃俭用剩下来的钱他全部拿去上网。月中见了底,就问同学借点 ,蹭朋友的饭卡,寅吃卯粮,日复一日。

database

这家伙是真混蛋啊, 老妈在工厂起早贪黑一个月只能赚4000块,他却在肆意的挥霍青春和金钱。

centos

其实这样下去混个文凭,毕业也能找个可以糊口工作,按部就班的过完这一生,也许不是一件坏事。

思想

转折发生在大一的暑假

原理

他去重庆找学医的表哥一起回老家,等表哥的日子就住在表哥的宿舍。

HP

风扇吱呀呀的旋转,表哥和室友疯狂的啃着砖头一样厚的医学书。

断言assert

起先他还是习惯性的连着网线打游戏,后来也不好意思的拿出书跟着看。

语义分割


获取签名中的SHA1的值

“医者仁心,学医的真伟大”他感慨,后来才知道,那是挂科人的担心。

工具

不过更多的时候还是没心没肺的打游戏。

AndroidStudio打包

期末过后他和堂哥坐在街边的小店,吃着宵夜,喝酒畅聊。

代码自动生成

堂哥喝的有些上头,面带怒气的对他说:“在我们那样的地方,父母把我们养到大学需要花多少心血你知道么?你就打算一辈子就这样混过去?”

当天晚上的话,大多记不清了。

他只记得,重庆的夏天夜晚闷热潮湿,大排档的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白织灯发出刺眼的光芒,空气中弥漫着酒精挥发后的味道。

表哥的话在他的脑海中疯狂碰撞,他的心在此刻变得无比清醒: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绝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再开学的时候,好朋友都说,你怎么突然就变了,其实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他当时为啥下了这么大的决心。

他不在沉迷游戏,珍惜起每一天的时光。

为了方便学习,他申请了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一个月可以有200块的补助,还可以自己强迫学到深夜。还开始自己赚生活费了,修手机、发传单、扮人偶、做家教这些他都做过。

他开始参加各种比赛,运气好的时候常常跟着团队蹭个奖

有一次比赛的主办方给了他一份实习机会,他没带一点犹豫就买了去往杭州的车票。

恰逢互联网行业在这个城市蓬勃发展,他也觉得这里遍地都是机会

起初为了省钱,他住在朋友的大学宿舍里,每天跨越大半个城市去上班。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他常常背着书包从头站到尾。

当他在网上看到一个月租只要800元的房子时,他连合同都没签就把租金给出去了。在这之前没租过房,他不知道,他给钱的是二房东、房子也没多久就到期了。

真正的房东找到他,房租原价每个月1400,还得押一付三,自己是肯定拿不出这笔钱了,身边的朋友也都还在读书,走投无路的他蹲在路边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父亲接的:“你问我要我问谁要?”父亲的一句话噎住了他。

那天他没吃下饭,只觉得满腹都是委屈。

日子还得照过,星期一的太阳高高升起。

他一边哭一边骑着那时还流行的ofo到了公司,状态不佳的他写出来的代码和他的思维一样混乱,被他的领导一顿痛骂,他觉得全世界都在针对他。

“算了,我不干了”他孩子气的想着,决定下班就提离职。

项目经理拒绝了,知道原因的他也伸出了援手,还让同事多关照他,帮他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光。


这些人也成为了他日后很好的朋友,他们每年都会聚会。

很久之后,一次家庭聚会上父亲向他道歉,说了当时的生气与无奈。

父亲也无奈于家里当时的困境,更气他不选择稳定的铁饭碗,偏要跑这么远去去搞什么互联网。

但其实他心里早就跟他老爸和解了。

转正后拿到了还不错的薪水,还完了助学贷款,帮家里还完了所有欠款,度过了一段舒心的日子。

事情在工作第一年年末的时候有了变化,爸爸急匆匆的打电话给他,说在在医院陪外婆做手术的妈妈,也检查出来问题要动手术。

他那嘴笨的老爸,说得老妈好像要走了一样,那天暴雨,他一个人走在街头放声大哭。

好在,两个人都只是小手术。


骂完老爸后,他冷静下来之后还是开始沉思:

当下的生活是安逸的,但是在大城市扎根靠他自己也挺难的,更别谈以后能有什么抗风险的能力了。

思考过后,他决定追一次风口,他放弃了当年的年终,一头扎进当时大热的电商行业。

电商人难有双休,周一到周六的高强度工作,到了周日只想补觉。休息日睁开眼已经是下午,稍做休整第二天又是上班。

高压下,他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即使是现在他还是很容易过敏,容易得流感,脸上起了许多痘。


好在没有失眠,因为睡觉的时间太少了 ,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生活,只有工作和活着。

他变得麻木,因为他已经没有精力去感受生活了。

他在一个天色将沉的周日傍晚醒来,房间没开灯,他坐在黑暗里,突然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

他觉得自己是有点贪心的,他想要能力的提升,想要丰厚的薪资,同时他也想要能平衡生活的工作。

这样的工作真的有吗?

不知道,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

于是他还是选择了离开,离职那天他感慨到,明明是每天走的路怎么感觉这么陌生,那是他第一次天这么亮走那条路。

他离开了那家让人羡慕的大厂,来到了后来他无数次和人夸起的公司。

进新公司的第一周,他就用业余时间完成了自己的大学的梦,独立拍摄了自己的第一个Vlog,这支vlog发在了他的B站上。

140个播放,

其中100来自朋友圈,40个来自自己和家人的重复播放,但他心满意足。

视频拍了一段时间,还有朋友建议他可以尝试写写文章。

“你的文笔风趣写技术文一定有很多人看”

只是他也没想到,朋友随口的一句提醒,就有了还算火的《吊打面试官》系列。


文章再后来他的视频视频无意间也有不少人看到了。流量带给他带来的,不仅是格外的收入,名誉、机会也都接踵而至。

圈内开始有人喊他丙哥,敖丙老师。

他受邀参加了很多活动,办了线下见面会。

他还学着别人赚快钱,美股账户赌了一把新能源,那年他的收益大概是这样的,他觉得自己太有投资天赋了。

他听别人说买房稳赚不赔,于是老家,工作地买买买。

不过是运气,不过是红利,但在风口浪尖,他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能力。

他甚至膨胀到嫌弃程序员上限低,转行做起了运营。

结果,两年过去了。

没等到暴富,等来了暴雷,老家房子的房产证现在还没下来。

至于股票,这两年懂得都懂,给大家看个有代表性的,对了,上面粉色的才是成本线。

至于现在的工作嘛,他没想到人际关系比代码难太多了,还得学会接受CPU。

他又开始了迷茫。

这两年寒意很浓,工作自媒体都没那么忙了。

也给了他更多思考的时间,现在他也不执着于追求别人口中的成功了。

他尝试健身,踢球,骑车去锻炼身体,去医院的次数明显减少了。


也尝试着重新去找回对生活的感受力。

现在他会因为在食堂吃到了一块甘甜的玉米而欣喜,

会分享随手拍下的一片好看的云,

会千里迢迢去看海上的日出。

这些放在往常他根本不会在意的细节,把平淡的生活变得熠熠生辉。

他想:生命,本来就有大把事情比成功二字来的更有意义。

关于他的故事还有很长,希望大家能从这个不正经程序员这有所收获,有所感悟。

在寒冬里有所坚持,有所热爱。

罗曼罗兰说过: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

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

并且仍然热爱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